C04 杜甫五古《三川观水涨》读记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在线购彩 > 产品中心 > C04 杜甫五古《三川观水涨》读记
C04 杜甫五古《三川观水涨》读记
发布日期:2022-03-13 17:30    点击次数:94

杜甫五古《三川观水涨》读记

(小河西)

三川观水涨

我经华原来,不复见平陆。北上唯土山,连山走穷谷。

火云无时出,飞电常在目。自多穷岫雨,行潦相豗蹙。

蓊匌川气黄,群流会空曲。清晨望高浪,忽谓阴崖踣。

恐泥窜蛟龙,登危聚麋鹿。枯查卷拔树,礧磈共充塞。

声吹鬼神下,势阅人代速。不有万穴归,何以尊四渎。

及观泉源涨,反惧江海覆。漂沙圻岸去,漱壑松柏秃。

乘凌破山门,回斡裂地轴。交洛赴洪河,及关岂信宿。

应沈数州没,如听万室哭。秽浊殊未清,风涛怒犹蓄。

何时通舟车,阴气不黪黩。浮生有荡汨,吾道正羁束。

人寰难容身,石壁滑侧足。云雷屯不已,艰险路更局。

普天无川梁,欲济愿水缩。因悲中林士,未脱众鱼腹。

举头向苍天,安得骑鸿鹄。

此诗作于天宝十五载(756)夏。诗原注:“天宝十五载七月中,避寇时作。”当时叛军攻破潼关,白水受敌,杜甫携家北逃,经华原、三川县,直奔鄜州。经三川县时遇山洪泛滥,人祸天灾突如其来,面临双重威胁,杜甫创作此诗。

诗中“三川”为唐县名。因华池水、黑水、洛水三水会同而得名,在今洛川县西。唐时三川县属鄜州。唐武德三年(620)鄜州领洛川、三川、洛交、直罗、伏陆五县。(唐天宝元年(742)改鄜州为洛交郡。唐乾元元年(758)又改洛交郡为鄜州。)

我经华原来,不复见平陆。北上唯土山,连山走穷谷。

火云无时出,飞电常在目。

华原:一说指华原县。开元元年(713)属京兆府。今铜川市耀州区。但华原县在白水西南。方向不合。另说杜甫逃难前所居的白水,属于同州。同州的朝邑县有“华原山”和“华原”。

平陆:平原。《冬日晚郡事隙诗》(南北朝-谢朓):“苍翠望寒山,峥嵘瞰平陆。”

连山:连绵的山。《临高台》(南北朝-沈约):“连山无断绝,河水复悠悠。”

穷谷:《左传-昭公四年》:“其藏冰也,深山穷谷。”《苦寒行》(晋-陆机):“俯入穷谷底,仰陟高山盘。”

火云:火烧云。多出现在夏季。《入泷州江》(唐-宋之问):“潭蒸水沫起,山热火云生。”《送祈乐归河东》(唐-岑参):“五月火云屯,气烧天地红。”

飞电:闪电。《对雨诗》(南北朝-朱超):“重云吐飞电,高栋响行雷。”《古风》(唐-李白):“容颜若飞电,时景如飘风。”

大意:我从华原过来,再没看到平地。一路向北,只有连绵的土山与幽深的山谷。朝霞时现,闪电常有。

自多穷岫雨,行潦相豗蹙。蓊匌川气黄,群流会空曲。

清晨望高浪,忽谓阴崖踣。恐泥窜蛟龙,登危聚麋鹿。

穷岫:深山;荒山。《感遇诗》(唐-陈子昂):“严冬阴风劲,穷岫泄云生。”(泄云即浮云。)

行潦(lǎo):沟水;浊水;喻浊世。《采蘋》(先秦-诗经):“于以采蘋,南涧之滨。于以采藻,于彼行潦。”《从军中行路难》(唐-骆宾王):“行潦四时流,崩槎千岁古。”(崩槎指朽散的木筏)。《秋霖即事》(唐-白居易):“泄云生栋上,行潦入庭前。”

豗(huī):撞击。《蜀道难》(唐-李白):“飞湍瀑流争喧豗”。《苦雨》(唐-张祜):“太陆青蘋泛,曾崖白浪豗。”

蹙(cù):本意是紧迫、急促。《和徐漕苦雨之什》(宋-李光):“风涛正豗蹙,斯民岂宁居。”

蓊匌:弥漫。蓊(wěng):草木茂盛的样子。匌(gé):环绕。《咏怀诗》(汉-阮籍):“蓊郁高松。”《和荅诗-荅桐花》(唐-白居易):“山木多蓊郁,兹桐独亭亭。”《泊湖头》(宋-俞德邻):“潦翻川蓊匌,烟霭树模糊。”

曲:河曲。河湾。《洛阳道》(南北朝-庾肩吾):“徼道临河曲,层城傍洛川。”《河曲游》(隋-卢思道):“邺下盛风流,河曲有名游。”

阴崖:背阳山崖。《拟古诗》(南北朝-鲍照):“阴崖积夏雪,阳谷散秋荣。”《玄都坛歌寄元逸人》(唐-杜甫):“故人今居子午谷,独在阴崖结茅屋。”

踣(bó):跌倒;颠覆。《捕蛇者说》(唐-柳宗元):“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

泥:泥滞;阻塞。《广韵》:“泥,滞也,陷也。”《论语-子张》:“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蛟龙:传说的两种动物。相传蛟能发洪水,龙能兴云雨。《荀子-劝学》:“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致远恐泥”四字有意思。)

大意:山地原来就多雨,山涧流水互相撞击。河面水雾弥漫黄浊;几条河流交汇在空旷的河湾。早晨远望高涌的波浪,忽然觉得背阳的山崖要倾塌。因担心滞陷泥中蛟龙乱窜;麋鹿纷纷聚在高处。

枯查卷拔树,礧磈共充塞。声吹鬼神下,势阅人代速。

不有万穴归,何以尊四渎。

查:同“槎”。木筏,水中浮木;树杈。《五月九日》(唐-司空图):“高燕凌鸿鹄,枯槎压芰荷。”

礧磈(léi-wěi):同“磈礧”。石块;高低不平。《承露盘铭》(魏-曹植):“岧岧承露,峻极太清。神石礧磈,洪基岳停。”《和刘咨议守风诗》(南北朝-何逊):“萧条疾帆流,磈礧冲波白。”

人代:人世。《守护晋宋齐诸陵诏》(南梁-武帝):“命世兴王,嗣贤传业,声称不朽,人代徂迁。”(徂迁即迁徙。)

穴:水道。《海赋》(晋-木华):“江河既导,万穴俱流。”

四渎(dú):长江、黄河、淮河、济水的合称。《尔雅-释水》:“江、河、淮、济为四渎。四渎者,发原注海者也。”《礼记-王制》:“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史记-殷本纪》:“东为江,北为济,西为河,南为淮,四渎已修,万民乃有居。”

大意:老树的枝杈被拔起卷走,沙石堵塞水道。洪水咆哮如鬼神嚎啕。水势让人觉得人世变迁疾速。要是没有千万条河流的汇集,怎能形成让人尊崇的长江、黄河?(真的是“鬼神下”,安禄山南下了,几个大唐名将被自己杀了,不也是见鬼了吗?“人代速”,战乱人代速。这两句寓意丰富)。

及观泉源涨,反惧江海覆。漂沙圻岸去,漱壑松柏秃。

乘凌破山门,回斡裂地轴。交洛赴洪河,及关岂信宿?

圻(yín):同“垠”。边际。《游岭门山诗》(南北朝-谢灵运):“千圻邈不同,万岭状皆异。”《感时留别从兄》(唐-李白):“策马摇凉月,通宵出郊圻。”《送沈子归江东》(唐-王维):“杨柳渡头行客稀,罟师荡桨向临圻。”

漱(shù):冲刷。《水经注-江水》(北魏-郦道元):“悬泉瀑布,飞漱其间。”《江赋》(东晋-郭璞):“漱壑生浦,区别作湖。”

乘:本意登、升。《玉篇》:“乘,升也。”凌也有登、升的意思。《望岳》(唐-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乘凌:一作“乘陵”。登上;升上。《风赋》(先秦-宋玉):“乘凌高城,入于深宫。”《渼陂西南台》(唐-杜甫):“崷崒增光辉,乘陵惜俄顷。”

回斡(wò):旋转,掉转。《七月七日夜咏牛女诗》(南北朝-谢惠连):“倾河易回斡。”《连州吟》(唐-孟郊):“斗水正回斡,倒流安可禁。”

地轴:大地之轴;指大地。《博物志》(晋-张华):“地有三千六百轴,犬牙相举。”《南齐书-乐志三》:“义满天渊,礼昭地轴。”《赠贺左丞萧舍人》(南北朝-江总):“函关分地轴,华岳接天坛。”《冬日洛城北谒玄元皇帝庙》(唐-杜甫):“森罗移地轴,妙绝动宫墙。”

信宿:连宿两夜。《豳风-九罭》:“公归不复,于女信宿。”《秋兴》(唐-杜甫):“信宿渔人还汎汎,清秋燕子故飞飞。”

大意:又看着水源高涨,真担心江海倾覆。洪水冲刷沙石,似要把河岸冲去。洪水冲刷沟壑,松柏枝叶全光。洪水向上冲击,要冲破山门;洪水掉转回头,又把大地冲裂。与洛水交汇后奔向黄河,到达潼关哪用得着两天?

应沉数州没,如听万室哭。秽浊殊未清,风涛怒犹蓄。

何时通舟车,阴气不黪黩。

万室:万家。《代阳春登荆山行》(南北朝-鲍照):“方都列万室,层城带高楼。”《送欧阳会稽之任》(唐-王昌龄):“万室霁朝雨,千峰迎夕阳。”

秽浊:污浊。《琴歌》(汉-蔡邕):“练余心兮浸太清。涤秽浊兮存正灵。”

阴气:寒气,肃杀之气。《咏怀》(魏-阮籍):“朔风厉严寒,阴气下微霜。”《雨》(唐-杜甫):“干戈盛阴气,未必自阳台。”

黪(cǎn):浅青黑色;暗色;暗淡。《说文》:“黪,浅青黑色也。”《广雅》:“黪,黑也。”黩(dú):本意污浊。作动词有“污”的意思。黪黩:昏暗又污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唐-岑参):“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黪淡万里凝。”

大意:估计几个州都要淹没,仿佛听到万家痛哭。污浊的东西尚未理清,怒吼的风浪还在蓄势发作。什么时候船和车能通行,肃杀的寒气不再昏暗不清。

浮生有荡汨,吾道正羁束。人寰难容身,石壁滑侧足。

云雷屯不已,艰险路更局。

汩(gǔ):本意指水流。由水流迅急引申为文思畅达。由水流喧嚣引申为世事的纷扰。《咏流水》(唐-韩愈):“汩汩几时休,从春复到秋。只言池未满,池满强交流。”《雨》(唐-杜甫):“潺潺石间溜,汩汩松上驶。”《答李翊书》(唐-韩愈):“当其取于心而注于手也,汩汩然来矣。”《自阆州领妻子却赴蜀山行》(唐-杜甫):“汩汩避群盗,悠悠经十年。”

荡汩:动荡、纷乱。

浮生:人生。《庄子》:“其生若浮,其死若休。”《答客》(南朝宋-鲍照):“浮生急驰电,物道险弦丝。”《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唐-李白):“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羁束:拘束;羁旅困顿。《杂诗》(魏晋-张协):“述职投边城,羁束戎旅间。”《答侯少府》(唐-高适):“吏道顿羁束,生涯难重陈。”

侧足:侧转其足,形容周围拥挤。《西都赋》(汉-班固):“毛群内阗,飞羽上覆,接翼侧足,集禁林而屯聚。”(毛群:兽类。阗:充满。)《送应氏诗》(魏-曹植):“侧足无行径,荒畴不复田。”《山中访道者》(唐-于鹄):“把藤借行势,侧足凭石脉。”

云雷屯:易经第三卦名。《周易-屯-彖》:“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意思是:屯卦,刚柔刚开始相交,困难开始出现。行动处于危险中,但是会正大亨通。)《周易-屯-象》:“云雷,屯,君子以经纶。”(屯:聚集。经纶:整理蚕丝。喻筹划大事。)这个卦说的是万事开头难。

局:一作跼(jú)。局促,局窄。《说文》:“局,促也。”

大意:人生总是纷扰起伏,我的道路困顿拘束。人间难以容身,石壁很滑须侧足。初始的困难没完没了,道路是那么困难、危险、局促。

普天无川梁,欲济愿水缩。因悲中林士,未脱众鱼腹。

举头向苍天,安得骑鸿鹄。

川梁:桥梁。《灯夜和殷长史》(南梁-江淹):“冰鳞不能起,水鸟望川梁。”

济:过河。《杂诗》(汉-曹丕):“愿飞安得翼,欲济河无梁。”《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唐-孟浩然):“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缩:收缩,减退。《筝赋》(南朝梁-萧衍):“睹独雁之寒飞,望交河之水缩。”《湖亭晚望残水》(唐-白居易):“登亭望湖水,水缩湖底出。”

中林:即林中或林野。中林士:在野者隐居者。《晋书-悯帝纪赞》:“中林之士,有纯一之德。”《反招隐诗》(魏晋-王康琚):“今虽盛明世,能无中林士。”《郑霍二山人》(唐-王维):“岂乏中林士,无人荐至尊。”

鱼腹:指葬身鱼腹,淹死。《楚辞-渔父》:“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太玄赋》(汉-扬雄):“屈子慕清,葬鱼腹兮。”《岳阳楼别窦司直》(唐-韩愈):“追思南渡时,鱼腹甘所葬。”

鸿鹄:鸿雁与天鹅。《鸿鹄》(汉-刘邦):“鸿鹄高飞。一举千里。”《咏怀》(魏-阮籍):“鸿鹄相随飞,飞飞适荒裔。”

大意:天下的桥梁都被冲坏了,要过河只能指望洪水退缩。因此悲叹在野的隐居的人,不能逃脱葬身鱼腹。仰头面向苍天祈祷,如何让他们骑上鸿鹄以躲过这场灾祸?

此诗共46句23韵,可分五层。首层6句交代背景。杜甫携家从华原向北逃难。北上之路连山穷谷,火云飞电。第二层14句。写山中水涨。用了几个令人讨厌的生僻词。“豗蹙”指山涧流水急迫的冲击。“蓊匌”指水上雾气弥漫。这里是山上“群流”汇聚之处。看到“高浪”,感觉山崖似要坍塌。看到浊流,好像蛟龙窜出兴风作浪。水中到处是石块、泥沙、枯枝或连根拔起的大树。洪水咆哮,水势可怕,忽然感觉人的渺小人生的短暂。也忽然明白为什么要尊崇“四渎”。接着14句写河水之涨为第三层。看到水冲岸沙,感觉“圻岸”将去。看到水冲岸树,松柏枝叶全秃。向上可破山门,向下可裂地轴。一路奔流汇聚,二日可达潼关。数州已淹没,“如听万室哭”。洪水留下的污浊尚未清理,新的风涛又在积蓄。这日子何时才能结束。感觉这里已经不仅仅是说水灾。安史叛军不也是“破山门”“裂地轴”,没几天就到了潼关?第四层6句。感叹避乱中又遭水患。杜甫去年十月刚有一份工作,安史之乱不久就爆发。因战乱“难容身”只好避乱,又遇到这样的水灾。我的“云雷屯”(始生之难)还没有结束,前面“艰险路更局”。末6句为第五层。杜甫不仅在说自己,还在说无数的“中林士”。面对这样的大水,面对这样的叛乱,林中之人如何才能不葬身鱼腹?杜甫“举头向苍天”祈祷,请让这些“中林之士”能够骑上黄鹄,躲过洪水之灾,躲过战乱。此诗写的是“观水涨”,但交织着当时的乱象。诗中“鬼神下”说的是叛乱。“人代速”说的是沧桑。“江海覆”说的是中原陆沉。“无川梁”说的是无人挽狂澜于既倒。而“中林士”应该包括天下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