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你,还想着阶层跨越?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在线购彩 > 新闻资讯 > 就凭你,还想着阶层跨越?
就凭你,还想着阶层跨越?
发布日期:2022-09-11 10:45    点击次数:196

上周,同学给我发微信,说前一天晚上把儿子的小提琴给砸了,而且砸的稀巴烂,以后再也不学了。这件事丝毫不出乎我的意料,或者说,时至今日才砸,比我预想的时间点晚了许多。

同学两口子都是普通家庭的普通资质水平,都庸庸碌碌的做着自己毫不出彩的工作,平平凡凡的过着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

但同学心气很高,望子成龙就不用说了,更期待自己的儿子是个全能型的“龙”,周末的各种兴趣班自然不在话下,每天晚上也是各种补习班招呼着。即使到处借钱,也得给孩子把空闲时间报满兴趣班。

因为同学不甘心自己一生平庸,自己却从不想着自己如何去改变,而把跨越阶层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同学的名言:多学点不好吗,多学才知道在哪个领域有天赋,长大了就有机会借助天赋去跨越阶层。

不黑不吹,孩子是个好孩子。听话、懂事,但也是个资质极其平庸的普通孩子,跟其他普通孩子一样,最大的兴趣就是玩,各种玩。

遗憾的是,在任何一个补习班中,他都没展现出来天赋或者兴趣,不出意外的话,会跟他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一样,会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平庸而平淡的生活一辈子。

砸小提琴这事,早有迹象。孩子对于小提琴不是没有兴趣,而且非常抵触,但同学坚持一个月5000块的学费,让孩子学的最重要一个原因,就是老师说孩子在小提琴方面非常有天赋。

作为旁观者,我之前就想劝,别说一个月5000块,一个月给我五百块,我都会嘱咐家长,您的孩子音乐方面的天赋不在郎朗之下。

孩子的小提琴练习,我听过几次,我反而觉得孩子可能在木匠领域会有些许天赋。

阶层跨越的根本,并不是如何鸡娃,鸡娃只是个非常表象化的行为,真正的阶层跨越,必须是让自己先由穷变富。

可普通人家变富,哪有那么容易。根本原因在于,富人的名额有限,富人们都会抵触穷人变富,所以资本方会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潜移默化的去用道理和思想束缚穷人,而且通过各类媒体对穷人进行PUA和制造焦虑,你们的奋斗就是低效率的愚蠢,是微不足道的垂死挣扎,让穷人对未知的未来彻底死心,对糟糕的现状心安理得。

如同我另外一个生活在四线城市的女同学说的,周围朋友观点的对与错,谁钱多更具有话语权。

在资本面前,社会准则和道德标准,都会变得张弛有度,可以按资本的需要随意修正和涂改,而涂改和修正的方向,都是对资本有利的。

我们看得到那些成功的资本方:X云,父亲是浙江省曲协主席,享受正厅级待遇;马X腾,父亲先任交通部海南某部门的副局长,实权副厅级,后为上市国企的董事;X健林,父亲是老红军,离休前是某高校副校长兼党总支副书记,副厅级。

其他还有一些不敢提及的,都是叱咤风云或者耳熟能详的XX的儿子们。

阶级似乎早就固化了,普通人的机会微乎其微,希望如同去彩票投注点交智商税一般,付出的金钱无非是买个看得见摸不着的所谓希望。

有钱人家的孩子,从不靠借钱报各种兴趣班、补习班,而是各种量身定做的私教,开拓眼界为主,可穷人拿什么跟人家竞争呢。

凡是穷人,身上都被冠以类似的问题、格局小、眼界窄、事业庸碌、贪小利,等等。

资本方早就制造了所谓的道德最高点,而且站在上面,用“道德”谆谆教导般的“善意告诫”那些试图逆袭的穷人:努力干嘛,你的出身就决定了你不可能跨越阶级。你穷,是命中注定,平庸就是你的原罪。

那些所谓成功之人,都是有背景、有资源,哪里是普通人可比的。你作为穷人,赚钱的方式都是出卖时间,是赚钱方式中最LOW的方式。

而出卖时间并不直接产生社会价值……这一套PUA下来,连你都开始质疑自己的努力。而成功之人的赚钱都是几何式的增长,之所以能够几何,那是因为各种手段都用上了,什么道德什么思想,都没有污水中的一块钱干净。

成功者永远不会告诉我们,他们的成功甚至跨越阶级的第一桶金,都是从污水中掏弄来的,布满渍诟的每一块钱,让他们积累了资本。

当所有的钱都洗白后,资本方摇身一变,开始告诫穷人们,好好当穷人,好好出卖时间,钱不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脸面,尊严比钱重要。

资本方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怕穷人中哪些能够威胁到他们,尤其是那些中产出身的知识分子、受过高等教育的凤凰男等。

这也就是中产和知识分子为什么总喜欢提及脸面。正是因为被资本方灌输脸面大过天,所以这部分人群都醉心于从事看似很体面,其实就是出卖剩余时间的廉价劳动力工作,只要做着这份稳定工作,这辈子就跟发财和跨越阶层无缘了。

因为待在自己现在的阶层,看着下面那些不如自己的蝼蚁,自己还挺满意。而且这部分阶层非常喜欢听资本方的所谓奋斗史和成功学,因为靠听这个保持心理平衡,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满足现在的状态,至于跨越阶层,得像资本方们一样,从小开始培养。

而自己的出身就决定了,这辈子奋斗是没用,改变不了什么,人生没什么太多意义,这辈子安安稳稳就挺好,让子女去折腾去吧。

反而那些真正达到阶层跨越的人,从一开始就不理这些乱七八糟的奋斗史,他们只会一招,就是厚着脸皮的去赚到第一桶金,然后钱生钱。

这些人非常清楚,靠子女跨越阶层是对自己人生的逃避,既然没办法重新投胎,那就先让自己摆脱出卖时间的命运。

跟资本方和成功者,不能讲什么道理和规矩,因为世间的道德和规矩都是他们制定的。

只要他们一张嘴,我们就都输定。

认定方向,执着的走下去,是改变命运和跨越阶层的必修课。那些谋求道德制高点和规矩合法性的资本方,总会给自己打扮的无比华丽,不断给穷人们灌输所谓的道德,枷锁住穷人的思想,让穷人们这辈子不敢再想跨越阶层的事,把希望寄托在同样庸碌的子女身上。

从小到大,家长师长们都灌输我们一种思想,就是冯梦龙的那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什么是苦中苦?无非就是给资本方作牛马;何为人上人,就是争取把别人作牛马。

自己作为牛马也就罢了,努力的目标居然是让别人再做自己的牛马,这种祖辈相传且没有互相尊重的道德标准,才是穷人们苦难的根源。

电影《让子弹飞》,汤师爷说了杀人诛心,也就是说消灭肉体,不如道德上去谴责。

阶层跨越,更像是一种最美好的愿望,许愿后,却迎来了最无奈的结局。

让穷人无法变富,自然也就没法跨越阶层。

(本文的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希望在本文评论区能读到您的看法。